Chinese

Error message

Deprecated function: The each() function is deprecated. This message will be suppressed on further calls in _menu_load_objects() (line 579 of /var/www/drupal-7.x/includes/menu.inc).

Milk Foo Young

Published by Anonymous (not verified) on Fri, 17/09/2021 - 5:14am in

INGREDIENTS:-

½ cup crab meat (2 crabs, weighing about 1 lb)
2 slices ginger, (2 stalks spring onion)
6 egg whites
1 ¼ cups milk
3 tbsps cornflour
1 oz cooked ham (finely chopped)
1 oz vermicelli
Oil for deep frying (lard for better results)


Seasoning:-
¾ tsp. salt
½ tsp. monosodium glutamate

METHOD:-

  1. Clean crabs and steam with ginger and spring onion for 20 minutes. Pound to crush shell, extract all the crab meat from crabs.
  2. Mix milk with cornflour and egg whites, stir well and add in seasoning and crab meat.
  3. Deep fry vermicelli in hot oil until crispy; place on dish.
  4. Deep fry crab meat batter in very warm oil (150F), push it gently with spatula until it curdles. Drain pour over crispy vermicelli, sprinkle with finely chopped ham. Serve hot.

(Copyright Reserved) Printed in Hong Kong.

Four Chinese students have been working with BIEN for three months

Published by Anonymous (not verified) on Fri, 27/08/2021 - 5:48am in

From the 24th May to the 24th August 2021 four Chinese students undertook internships with BIEN. They attended a five day introductory course about Basic Income and the global Basic Income debate, translated pages and posts on the BIEN website into Chinese, summarised in English relevant documents in Chinese, constructed individual Basic Income schemes for […]

台灣首次舉辦線上基本收入高峰會

Published by Anonymous (not verified) on Wed, 25/08/2021 - 9:29pm in

Tags 

Chinese, Taiwan

經過一年多的時間,台灣避免重大的本土 COVID 疫情的爆發,不過台灣在 5 月經歷了恐慌,出現了數百個病例。由於一夜之間數以百萬計的工作崗位不穩定,這將普發現金的措施帶到了台灣政治辯論的前沿。 在此背景下,UBI Taiwan 於 8 月 15 日舉辦了首次線上基本收入高峰會,邀請來自世界各地的學者、運動人士以及政治人物來討論疫情期間的基本收入狀況。 韓國京畿道知事李在明在高峰會開幕時指出了基本收入運動對於韓國和台灣的重要性。李現正參選韓國總統競選初期的領先地位。由於他的社會福利的政見,他被稱為『韓國的桑德斯』。 「當世界正在實施擴張性財政政策時,基本收入作為面臨第四次工業革命時代的最理性和準備措施」李說。 作為城南市前市長,李實行了一項青年基本收入計畫,該計畫讓該市所有 24 歲的青年每季度獲得地方貨幣。該計畫說明地方貨幣可以改善該地區的小型企業活動。後來當他成為知事時,他將該計畫擴展到了全省。 Kim Kyeong Soo 是京畿道政府願景規劃師的管理人。他也是青年基本收入計畫的規劃者。 「我們所做的是實現年輕人的基本社會權利而保障年輕人的權利」Kim 說。 青年基本收入是 COVID 危機期間的一個有用模型,因為省政府能夠在經濟衰退期間迅速擴大該計畫以包括該省的所有居民。 Kim 還討論了他們如何在疫情期間增加不同的社會福利項目,以及在全國範圍內推動基本收入的計畫。 「我們將地方貨幣的設計成只能在年銷售額在 12 億韓元以下的商店中可以用,這樣才能真正振興真正的胡同經濟的小企業主」Kim 說。 韓國基本收入網的成員 Mok Hwakyun 和 Kim Jae-seop 出席了高峰會的問答環節。他們提到基本收入已經成為韓國的主流話題。 「最大的變化是現在每個人都知道基本收入。我希望韓國能夠成為第一個實施 UBI 的國家」Mok 說。 著名的美國活動家 Scott Santens 在會議的採訪,他討論了美國大規模的 COVID 救濟計畫的成功和失敗。在美國已經出現的最大變化之一是兒童稅收抵免,Santens 表示,他相信這將使更多人會支持全民基本收入。 「我充滿希望,尤其是每月的兒童稅收抵免將真正改變這裡的情況,並有助於為美國建立真正的 UBI」Santens 說。 台灣陽明大學黃嵩立教授討論了全民基本服務與基本收入之間的爭論。他的結論是,基本服務沒有提供與基本收入相同的個人自由。 UBI […]

基本收入实验的可能性和陷阱

Published by Anonymous (not verified) on Mon, 16/08/2021 - 7:33pm in

Tags 

Chinese

如果关于普遍基本收入(UBI)的公开辩论要从世界各地发生的许多UBI实验中受益,那么参与辩论的记者、决策者和公民需要了解UBI实验可以做什么,更重要的是,它们不能做什么。UBI的实验可以让我们对UBI的一些影响增加了解,但它们似乎并不能达到许多记者、公民和决策者所期望的效果。2016年12月份,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完美地解释了普遍的对UBI的过分期望,标题刊登为:“2017年,我们将明确基本收入是否有意义”。尽管我们想通过UBI试验明确测试出其功效,但试验并不能得出某种决定性的信息,来影响绝大多数人支持或反对UBI的决策。 社会科学实验并不像医学实验。例如,一次疫苗试验,可以直截了当地回答几乎每个人根本关切的问题:疫苗是否安全并行之有效?研究者可以通过选择试验对象群体(1000个人接种疫苗,对照组1000个人接种对照剂)进行随机对照试验(RCT)。他们观察两个群体来确定实验组感染疾病的几率是否更低,是否更容易出现并发症。疫苗实验并不是完美的试验。随机对照试验在确定疫苗在长期范围内对于各年龄段的人群,和对于有复杂风险因素的人群是否安全有效上有一定困难,但一次随机对照试验报告的对照组和试验组的区别给人们提供了他们所关切的根本问题的有用并相对直接的信息。如果实验组和对照组的比较表明一种疫苗既安全又有效,人们就应该使用它,如果比较说明疫苗不安全或者有效性低,人们就不会使用。如果有明确理由证明试验结果不可靠,那么研究者应该进行更多的试验。 我们可以对实验组进行一段时间的UBI试验并且和对照组比较他们的行为和生活结果。但是这种比较并不像疫苗试验那样,就是完完全全对UBI的试验。如果UBI试验并算不上试验,那它是什么呢?它是一种间接性的,并且总是带有不确定性的方法,提升我们对于UBI的特定方面而不是其他方面的了解。UBI试验不是像疫苗试验那样具有决定性。UBI试验不可能像疫苗试验那样具有决定性,因为它们对全面实施的国家UBI计划的长期效果的评价要远远低于疫苗试验对全面实施的国家疫苗计划的长期效果的评价,而且因为即便RCT结果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关于一个全国性的UBI项目的某种有意义的信息,伦理上的分歧也会影响我们对其效果的评估。 不像疫苗那样,UBI有许多效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地方、和国家市场以及非市场环境中人们彼此交流的方式。随机选择的一个工人接受UBI,其行为上的变化可能与1亿接受UBI工人的变化很不相同。雇主对于这两者的反应变化也非常不同。实验性UBI对一个随机选择的三年制UBI中的一个五岁儿童的教育效果可能与在一个国家中对500万五岁儿童全面实施UBI的教育效果大不相同,因为UBI将在他们的整个学校生涯中发挥作用。 我们想对UBI了解的事情相较于疫苗来说,要复杂且难以观察得多。一旦受益人和其他人对UBI和其他人的反应与他们的行为互动,UBI会给他们的收入增加多少?而这又会给受益人增加多少福利?根据什么样的福利衡量标准?受益人对UBI反应使其更加昂贵吗?还是以政策制定者想要的或是不想要的方式作出反应?这些因素在评定UBI中的相对伦理重要性又如何计算? 伦理上的分歧会影响我们对于几乎所有UBI效果的评价。例如,如果实验组相比于对照组工作更少是一件好的事情因为这使处于不利条件的人去追求更好的薪资,去要求更好的工作条件,去追求更好的教育,或者花更多时间陪伴家人?或者是一件坏事,因为这使他们违反一些原则:并不富有的人一定要尽可能多的工作?经验主义的结论总是易于歪曲和滥用,如果人们使用它们不是为了帮助完善思想而是作为支持他们对于此类问题固有观念的武器。 UBI试验会对部分效应产生更好或者更量化的信息。这一无关紧要的事实使得实验容易受到街灯效应的影响,从而引起人们对更容易回答但不太重要的问题的关注,而忽视了更难回答但更重要的问题。例如,与那些在食物、住房和其他经济不安全的环境中长大的孩子相比,那些成长在因为国家UBI而永远不会面临食物或住房不安全家庭的新生儿童是否倾向于成长为更健康、受教育程度更高、更幸福、更有生产力和更亲社会的成年人。 RCT 可以回答对照组是否比实验组工作时间更长的问题,但他们无法回答雇主是否会通过提供更好的工资和工作条件来响应全国 UBI,以及这些工作场所的改善是否会部分扭转最初的在劳动时间方面的下降趋势。像一个明灯,UBI 实验将把每个人的注意力——即使是最理性、最有见识的研究人员——吸引到通过对照组和实验组之间的比较产生的可量化数字上,远离更重要但难以回答的问题。 出现这样的情况,部分是因为 UBI 影响的复杂性,部分是因为伦理上的分歧,UBI 不适合用类似于疫苗是否安全有效的简单的底线问题去决策。在医学意义上,UBI既安全又有效。 UBI 将提高净受益人的收入,而无需让他们承担任何工作义务或证明他们有需要,并且不会使他们患上荨麻疹或出现任何其他医疗并发症。关于 UBI 的主要分歧不在于未知数,而在于其众所周知的影响的伦理价值:无论低收入人群是否工作,政府提高低收入人群收入的政策是对还是错?人们根据他们对这个道德问题的回答,以一种或另一种方式下定决心(做决策)都是合理的。 UBI 是否可以显著提高净受益人的收入(无论他们是否工作)这一问题几乎没有任何实证调查,因为有压倒性的证据证明其能,且几乎没有异议;分歧在于是否应该这样做。对 UBI 影响的实证研究几乎无法解决基本的道德分歧。我们可以问一个问题,X 美元的 UBI 是否可持续,但对于 X 的大多数相关水平,这个问题是毫无疑问的,并且答案只会对支持 X 美元 UBI 的人群具有决定性。 UBI 的反对者和怀疑者基本上并不是因为认为提议的水平是不可持续的,否则政治辩论中的人都会是UBI的支持者,只是对金额的高低有分歧而已。 上述问题使研究人员无法制定类似于疫苗是否安全有效的底线问题,也无法对具有不同道德立场的人感兴趣的任何底线问题给出明确的答案。所涉及的许多权衡的伦理评估,甚至是某些影响是否应该被视为积极或消极的问题,都在旁观者关注的范畴内。 既然如此,为什么人们还要进行 UBI 实验呢?人们进行 UBI 实验的部分原因是出于战略政治原因,因为即使存在所有这些困难,更多的知识总比更少的好。并不是每个人都对 UBI 有强烈的看法,而有强烈看法的理性人仍然愿意根据新知识改变他们对 UBI 或某些方面的看法。 但信息不是知识。只有当人们理解它及其相关性时,更多的信息才能产生更好的知识。进行实验的研究人员没有能力消除上述讨论的所有潜在误解。研究人员接受过进行实验并将他们的发现报告给其他专家的培训。就研究人员向非专业人士展示他们的发现而言,通常是为了帮助他们按照自己的方式理解研究。 这就是随机控制实验,这是一个对照组;这是一个实验组;这些是控制组和实验组之间的测量差异。研究人员添加一堆关于这种比较的有限相关性的警告会令外行呆住。随着警告越来越长,记者、政策制定者和公民更有可能直接跳到数字上。对这些警告的充分理解可能会让人们对实验结果表明完全实施的长期全国性UBI 计划的实际市场影响如此之少感到失望。 研究人员可以将他们的实验结果与其他来源的证据结合起来,并使用模拟模型等工具将对照组和实验组之间的差异转化为对实际市场结果的估计。他们可以将这些结果与更多数据和模型结合起来,将市场结果的估计与具有不同道德立场的人关切的各种底线问题的估计答案联系起来。但这将涉及在 UBI 实验之外进行更多的非实验性研究。他们的结果将更多地由这些模型的假设和其他证据来源驱动,而不是由他们正在报告的实验的实际发现驱动。 我最近的书《研究人员、政策制定者和公民基本收入实验的批判性分析》探讨了进行和报告 UBI 实验结果的难度,以通过UBI实验帮助研究人员、政策制定者和公民尽可能多地获得有用的知识。 [3] […]

Summaries in English of some documents in Chinese

Published by Anonymous (not verified) on Tue, 10/08/2021 - 6:55am in

Tags 

Chinese, research

During the Summer of 2021 four Chinese students volunteered with BIEN, and one of the tasks that they fulfilled was to write summaries in English of a number of relevant documents in Chinese. Name of original document in Chinese Summaries 天上掉馅饼的全民基本收入设想劳拉泰森 Summary 1 中国失业保险制度改革方向纳入社省略助基于历史背景与功能定位的分析_李珍 Summary 2 丰裕社会的减贫实验西方全民基本收入运动及其困境林红 Summary 3 全民基本收入社会福利制度的创新还是空想徐富海 Summary 4 全民基本收入西方国家再平衡的一个尝试赵柯 Summary 5 […]

基本收入是对未来的“投资”

Published by Anonymous (not verified) on Tue, 10/08/2021 - 5:29am in

Tags 

Chinese

羅泰     | 2020年9月15日 | 观点 当前动荡的时代背景下,关于城市应该如何适应快速变化的经济和技术發展     这一问题出现了激烈的争论。智慧城市之教育專題系列活動(Smart City Education Inside)     邀请了两位专家讨论现金转移政策     的前景,以加强城市的永續性     ,并为学生提供公平的教育机会。 智慧城市在线之教育專題系列活動     是資策會數位教育研究所     (Digital Education Institute, III)和人才流通联盟(Talent Circulation Alliance)的联合專案项目。在台湾經濟部工業局     的協助     下,该專案     为那些对教育科技、     永續学习和     永續社会发展感兴趣的人举办了一系列的专题讨论和主题演讲活动。 周二(8月11日),曾任职两届     芝加哥市議員     ,     第一位当选伊利诺伊州重要职位的亚裔和印第安裔美国人阿梅亚·帕瓦尔先生     的演讲“尊严、体面和机构:以全民基本收入為     例”。收入不平等、财富不平等,以及几十年来偏向     企业財團和     银行而非工薪阶层的政策,都成为使其     轉向全民基本收入(UBI)概念     的原因。 帕瓦尔认为,美國社会在     各个方面都遭受     对贫困的忽视而導致的衝擊     ,     無論是国家和地方两个维度都有必要將心力投資在弭平貧富差距上     。 帕瓦尔问道:“是什么导致我们相信,如果我們給人們生活一點幫助,人们会做错事或坏事或做更少的事     ,          ?”     他说:     “为了实现永續     发展,人们需要先有内建     的适应力     。”     对于现金资助可能会让人们     不愿意工作的观点,帕瓦尔说,研究表明事实并非如此。“给人们钱并不能改变人们想要希望自己有生產力,有貢獻     ;     在這之上,它给了人们對生活更多的选择和     喘息空间。” […]

为何基本收入在非洲很重要?

Published by Anonymous (not verified) on Tue, 10/08/2021 - 5:23am in

Tags 

Chinese

全民基本收入(UBI)旨在提供     家計保障及解决失业问题,它在非洲是     不可或缺的,     隨著新冠疫情的爆發让许多人丢     了工作,而UBI或許本可以     防止他们陷入贫困之中。 全民基本收入是指由政府担保的,无条件的现金转移。接受人无论是否有收入都有权获得这笔钱。全民基本收入无需缴税,接受者可以用来     花在他们任何需要上。政府没有义务跟进这笔款项的使用情况。 目前暂没有非洲国家正式实行全民基本收入     ,但有相关的方案可以     向该政策     过渡。一些非洲国家,例如肯尼亚,乌干达和纳米比亚都有进行过试验。且试验结果向好,那么非洲的人     们能从     全民基本收入實施     中得到什么好处呢? 通过增加收入来消除贫困 通过在非洲实行全民基本收入,受惠者的财務     状况可以得到改善,他们會从低收入者成了中等收入者,     也将有更多的可支配所得     来满足他们的需要。 正值许多人因新冠疫情而失去工作之际,这无疑是雪中送炭的。基本收入将给家庭提供经济支持     ,防止他们陷入贫窮的困境     。 使儿童受教育之路更加平坦 有了基本收入的保障,孩子们可以接受教育,不必同時为了支援家計     而工作。贫穷导致了不断攀升的辍学率也     進而提高早婚率。为了替家中赚取额外的收入,孩子们不得不辍学去做一些散工。当他们失去这些工作时,他们只能通过早早结婚,从另外一半那里获得慰藉和经济支持。全民基本收入的实行能让孩子们不用再为了养家糊口而辍学,从而消除早婚现象。孩子们可以接受教育,过上体面的生活。 鼓励创业及增加就业岗位 通过全民基本收入,人们将获得更多的可支配所得     ,这样他们就比較有能力     承擔     创业風險。 在创收之前,创业需要一些资本和足够的资金。基本收入可以直接用于初创企业,因为政府不會     跟进其使用情况。 基本收入的好處     是讓人们可以勇於     创业,从而创造就业机会。公司还将會通过公司税和所得税来促進     经济發展。 增进身心健康 基本收入能让人们过上更好的生活,增进人的身心健康。缺少可支配所得          來满足基本需要     会导致压力和抑郁,     陷入令人悲觀的生活條件之中,人们     更有可能买不起医疗保险。 跟政府提供的免费医疗和教育一样,非洲各國政府投资     全民基本收入將能保障他們     公民的家庭生計     。有了這份可支配所得     ,受惠人就能获得医疗保险,过上体面的生活。 「     直接给予     」组织 (GiveDirectly Organization)在肯尼亚的63个村庄开展了一项研究,为每个成年人每天提供0.75美元。研究结果显示,受助者在日常消费和幸福感方面均有所改善。他们也增加了     用于飼養牲畜和     […]

全民基本收入,智利农村的一線生機

Published by Anonymous (not verified) on Tue, 10/08/2021 - 5:18am in

Tags 

Chinese

近几十年来,智利     农村和城市之间的分化     在無聲之中迅速加深。复苏乡村世界作为充实而有尊严的生活空间     已经被推迟了太久。自土地改革以来,智利一直没有任何项目可以使农村摆脱     作为国家“后院”的悲慘宿命     ——以     出口為导向的商業化农业     、負責能源生产甚至是     接收来自城市的垃圾     。 非城市地区     对面臨巨大挑战的     这个时代有很大的可能性     :居住在这些地区的人們了解如何照顾這些地方     的生物多样性,保护他们免於     過度開發     ,并     致力于发展粮食的自給自足計畫          。 但所有这一切只有在最低水平的经济保證     下才有可能。例如,     打破     智利     南部海岸對     商業化农业或相關產業     的依赖,這些產業与鲑鱼养殖一样有害。这种破壞性的模式扰乱了以前鮮少受     金钱影響的人群     陷入了不稳定和危险的工作形式中。全民基本收入可能是加强农村居民的地位和可能性的第一步,使其他     自我追求成为现实。 在這種長期以來虧待農村,且急需轉型方案的情況下,可行的方法是全民     基本收入     优先在农村     比例高的省份或地区推出。这将允许我們尽早能夠评估该政策在振兴     许多     已經     萧条的     地方经济的效果     ,鼓励那些     因为家計     而離開世代生活的土地     的人們返回农村,同时他们也仍然拥有使城外生活变得更有意义的資源     、可能性和愿景     。 这将是使生态友善和小规模农业旅游、非破壞性     放牧或因不符合农产品出口模式而被拋棄     的谷物、水果或蔬菜的种植等活动的繁荣和恢复的机会,     这些同時都能加强和丰富     我们的     生態與食物遗产。它还可以通过增加像是该国南部森林种植     等不同商品的耕地面积来阻止森林砍伐     。简而言之,它可以打破為了     日常收入(通常非常低)的紧迫性而破坏了智利大部分领土的社会生态基础的恶性循环。      對現代的人們來說,社会正在进入最重要的生态转型时期,而其中最關鍵的是     一个具有生態韌性     […]

欧洲做到了:通过基本 收入提高社会韌性

Published by Anonymous (not verified) on Tue, 10/08/2021 - 5:14am in

Tags 

Chinese

盖伊·斯坦丁|2021.1.28 |专题,新闻|3条评论 基本     收入的支持者们一直坚持基础收入不单单是一项减少贫困的措施。它是能作为公共正义,促进     自由并提供所有人基础保障的措施。一项在欧洲主要六个国家进行的新调研表明人们理解基本     收入对于提高他们生活品質的潜力。          在法国、德国、意大利、波兰、葡萄牙和西班牙,     人們不仅仅是希望能進行     基本     收入试验甚至     是將基本     收入作为永久性政策。结果同时也显示了即使是富裕的人們也認為     基础收入可以     给他们自己帶來     益处。 这项由舆观调查网進行的獨立民意调查     显示,三分之二以上     的受访者支持基本收入试验和有基本收入     系统。除去部分     「不了解」     的受訪者          ,支持者的佔比     从法国的65%最高到葡萄牙的87%。女性普遍表现更     支持     ,特别是在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 即使在疫情发生之前,欧洲公民也     经受着不安全感、压力及不稳定,这些皆与不平等息息相关。而疫情     使情况     更加的恶化。在動盪     的时代,     加强个人和社会韌性     的政策显得相當     重要。然而,政府采取的主要措施卻是幫助     企业,包括幫他們付錢給無法工作的員工     ,这     加剧了社會的不平等,也傷害     了其韌性          。      韌性指的是能够在冲击之后的应对并恢复。它主要是     一種控制感,     讓我們因期許更好的未來而支撐我們应对阻碍。但     现在的劳动力市场并不能提供我們這種韌性,反而是更多的以彈性     的劳动力关系、不稳定的工作和波动的工资为特征,     或是仰賴现有     的     社會福利体系,或     单靠     更好的公共服务本身,都無法提供這樣的韌性,即便这些都是我们所需要的。 這份调查对支持基本     收入提供了有说服力的     论点          。很多人认为基础收入可以减緩他們的     焦虑,佔波兰和葡萄牙的半數     人口     […]

经常问的问题

Published by Anonymous (not verified) on Tue, 10/08/2021 - 4:57am in

Tags 

Chinese

什么是基     本收入? 基     本收入是     以個人為單位,向所有人无条件地定期发放     现金,不     对个人进行收入评估或     其他附帶工作的要求(基本     收入有时也被称为     全民基本收入、     公民收入、     或者     公民基本收入;在中國也以中國社會分紅倡議)。 我们为什么需要它? 因为一个人的基本收入是永久性的,它将: 提供经济安全的平台作为基础 提高就业市场的灵活性,同时提高收入保障 在工作时间上给予每个人更多选择      平衡主要照顧者在照顾小孩、病人、老人、残疾人的工作     和他們的其他责任 降低为自主创业和个体经营之門檻      提高个人自主性、创造力、和志愿服务积极性 因为每个人都可以得到一份基本     收入,它将: 产生社会凝聚力 不帶有社會汙名     因为基本     收入不会被撤回,它将 对于低收入家庭,减少     贫困陷阱,帮助他们通过学习新技术、找到更好的工作、或额外的工作时间来脱离贫困。 减少无业陷阱     ,得到一份工作永遠都意味着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不會因此失去補助。 因为基本     收入施行简单且有效率,它将會是: 易于理解 管理费用低、易于自动化 不易出现差错和欺诈 目前的许多     社會福利系统逐渐偏离其原有目的。他们假定每个人都有单一稳定的工作、同時家庭结构不     变     ,并且个人的狀態          也很少发生变化。但我们的生活已不再如此:随着科技和就业市场     持續变化,我们的     社福体系     只會变得越来越不适宜。 在不断变化的     大環境下,唯一有效的体系一定是简单纯粹的。基础收入正是这样的体系。 關於應該執行基础收入的101条理由     ,詳见马尔科姆·托里的     ——     公民基本收入的101条理由     。 为什么仍要向有钱人付钱? 向同一年龄的每个人支付相同水平的收入,然后从不需要的人那里收税來回收是有效的。另一种方法是对人们的收入进行经济状况调查,从而只有支付穷人     […]

Pages